文章分享

創意思考 談武鬥派讀書會的設計

今年三月,創立了一個名為AKS讀書會。 創意思考 的讀書會的方案設計從靜態演化成動態,從系統性的 創意思考,衍生出的方案創新到後面進行方案執行驗證。目前一般的讀書會屬於文場,多半是找一位分享者對書的內容進行分享,再安排一些討論。

武鬥派的讀書會每一個人都必需針對內容進行分享,現場進行互評,隔週必須繳交心得報告,一個月內每一組必需繳交一支影片。下次讀書會比需對前一本書的內容應用在實際生活中進行分享,如果領頭人的人是非常知名人士,學員或許攝於威名進行配合執行,但是一個默默無名的講師,學員為什麼願意配合? 很簡單,因為學員配合的不是老師,他們認同的是這個方案。

方案有沒有效,絕非是方案設計者自我感覺良好,必須拿出執行成果跟數據來說明成果。

  1. 學員 9 位
  2. 文章數量31/36 (全部45)
  3. 影片數量7/9(全部15)
  4. 外部投稿1篇

由於整個方案是執行到九月,產出的內容也還非完整,目前也只是計算到六月底的數據。

提升就業力的 電商營運 基礎助理人員培訓課程班

就業力(Employability) 是由Employ(雇用) 跟Ability(能力)兩個字組合而成。

就業力這個概念出現在於1980年代,美國景氣蕭條,因為裁員無法提供大量雇用的保障,但對於長期工作在企業內部的員工,要轉去其他工作相對困難。

對個人而言,為了保障自己繼續受雇的能力,學習是件無法避免的事。

因為科技變遷,電商逐漸在台灣成為一門顯學,打開求職網站,開已發現很多廠商對這樣的人才有很大的需求。

具備了 電商營運 能力,就具有”能換工作的能力” 跟”能在現有企業繼續受雇的能力”,換句話說這樣的能力是跨越企業內部跟外部,在勞動力市場作為一個不懼怕被取代的人士。

從 幻影旅團 團長庫洛洛.魯西魯看能力複製的建構

一項技能絕非是在短短的時間內能夠複製,否則這樣的技能也稱不上是技能。在動漫卡通”獵人” 中,把念的系統分為六大系,分別為「強化系」、「放出系」、「變化系」、「操作系」、「具現化系」和「特質系」,可以把這樣的念看成是”DISC”,在動漫卡通”獵人” 中 幻影旅團 團長的庫洛洛.魯西魯的能力是”盜賊秘笈”屬於特質系的能力,可以對其他具有念能力的人士進行能力的複製。複製的關鍵是需要跟具備念能力的人士接觸之後,就可以把被接觸人的能力複製到手,非常方便。

但在現實生活中,要學習一門技能或複製講師的能力困難多,還真的希望可以有庫洛洛.魯西魯的能力”盜賊秘笈”。

在課堂上,除了書面資料外,很多人慣於向講師要檔案資料,相信多數人拿了 之後也不太會再去看,拿的人大概有部分的人認為透過這樣的方式就可以將這樣的能力複製成自己本身的能力。

我所知道的企業社會責任暨永續發展報告

不同於過去經濟學由一隻看不見的黑手主導,換句話說是價格決定數量。到如今盛行制度及福利經濟學,由量決定價格,資源必須合理分配以解決外部成本。由此反觀CSR強調公司必須善用公司現有資源優勢,解決社會問題,善盡企業社會責任。如:DHL運用閒暇機隊,運送緊急救援物資。中華電信運用光纖網路,配合輔大學生對花東貧困學童作遠距教學。所以,善盡企業社會責任是當責,而非慈善額外捐獻。又資源經濟學強調循環經濟,資源可以再利用,以免讓子孫背負生態環境負債,如此種種。會計學受限於技術,無法再忠實表達經濟實質。所以,國際會計師聯盟(IFAC),加入全球報告組織(GRI),,共同修訂G4編製準則。只因,CSR不同於過去是環境監測報告,已發展為多元多功能報告,其中報導非財務事項,所以相關利害關係人視它為財報之輔助報告。

我看高齡自主學習團體終身學習活動帶領人計畫

醫療技術進步,人的平均壽命延長至80歲左右,但可以退休的年紀介於55歲到60歲,一生中有20-25年是處於退休的狀態。

這個年紀的退休族處於空巢期,兒女求學或結婚不在身邊,又沒有可以長期投注心力的事物,衰老的速度會比正常的上班族快,為了提升高齡化的生活素質跟健康,政府在全省成立368所樂齡學習中心並導入樂齡學習課程。

樂齡學習中心是機構性的學習,換言之,學員必需前往學習機構上課,高齡者的學員往往基於樂齡機構的距離跟本身條件的考量,選擇了放棄。

但是帶領人的招募計畫是希望招募55歲左右的壯年,如果是退休更佳。這樣的年紀智慧跟經驗都到達一定的成熟度,除借重他們的智慧跟經驗外,對被招募人員而言,也會有一個可以持續投入的事物,活化頭腦也延緩退化的速度。

談課程設計的邏輯性

課程設計可以簡單分成三個類型,分別是一般性課程設計、比賽性課程設計,另一種是評量性課程設計。

評量者跟受評者間的關係

做人快言快語有時難免因為思考不周全得罪人,長久下來就慢慢調整,遇到爭議性的話題跟言論先忍一忍再想想看。

當評審有時候也是必須壓抑住心理的衝動,直接的話要繞著彎講,希望下的評語跟給的建議能讓學員更看清楚要改進之處。

但是跟受評的學員能力關係又有關聯性,要如何評得他們有感但又不傷到自尊?或是選擇打擦邊球? 每一場評下來,都覺得真的很不簡單。

前幾天又開始被邀去當評審,這次大的主題是[科技、法律與倫理],有一組學員選擇的主題,記得是[駭客的危害]之類。